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vrozk"><acronym id="vrozk"></acronym></button>

<dd id="vrozk"></dd>
<button id="vrozk"></button>
      1. <progress id="vrozk"></progress>
        <tbody id="vrozk"><track id="vrozk"></track></tbody>
        <em id="vrozk"><tr id="vrozk"></tr></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精品鑒賞 » 正文

        藏瓷界巨擘「天民樓」首次出貨 帶來哪些秘藏?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3-14  來源:雅昌藝術網  作者:陳小利   瀏覽次數:58792

        核心提示:摘要: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屋內時,老人習慣性地往客廳走,柜子比以往空了些許,感覺有點失落,卻又如釋重負。「太多了,老實說要服侍它也很費勁,我這二、三十年,就在服侍這些東西,搬運工、清潔工也是我,我太太也不許碰的。大罐子也不是很輕的,不是沒有出過事,講起來就難過。現在已經85、馬上就86歲了,我想不能被這些…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照進屋內時,老人習慣性地往客廳走,柜子比以往空了些許,感覺有點失落,卻又如釋重負。

        “太多了,老實說要服侍它也很費勁,我這二、三十年,就在服侍這些東西,搬運工、清潔工也是我,我太太也不許碰的。大罐子也不是很輕的,不是沒有出過事,講起來就難過。現在已經85、馬上就86歲了,我想不能被這些東西拖累到這樣了吧,所以要好好清理一下。我們現在著重加強明代藏品,一些較常見、重覆的,我就準備拿一部分,來換成更精一點的東西。而拿出去的東西都是在三、四十年前買的。我們的東西,一般都是全美的,流傳有序,從拍賣、名家收藏而來。現在要買到這樣的東西,已經很難了,雖然在我們看來,還是比較‘常見’。”

        ——天民樓主人葛師科

        近年葛師科先生一直在籌備新的天民樓大展,準備在香港藝術館重新開放時舉辦,想必大家都熟知,讓天民樓第一次辦展覽便轟動香江的展覽舉辦地就是香港藝術館。天民樓藏瓷中最為世人稱道的部分——元青花和明代瓷器,將會是新展的核心。為了進一步豐富和突出重點門類,天民樓所藏的部分清代瓷器和明代青花瓷,將分別在中國嘉德四季第53期迎春拍(3月23日晚)和香港蘇富比2019春拍(4月3日)中釋出,拍品估價親民。對於天民樓,這次離散確實是一次艱難的取捨,但這種離散卻又是新一代收藏家的福音,能入藏世界頂級陶瓷收藏家的藏品,對他們鑒賞水平的提高,具有非凡意義。

        天民樓1987年香港藝術館首展成功的背後

        znD0IpMx9TI0wG0Fap7ain10W94aD4G4ceQ3uWB2.jpg

        天民樓葛氏父子

        其實,“天民樓”的主人是一對父子,他們在處事上卻低調神秘,數十年來少有人知,直到1987年在香港大會堂首次展出“天民樓藏瓷”,轟動香江;1992年春、1996年先後台北鴻禧美術館、台湾博物館展出,這才享譽海內外。特別是在1996年,著名古陶瓷學者汪慶正先生曾為上博展覽寫序言道:“這是世界範圍內,私人收藏元青花最多的單位,即使連同公有收藏單位計算,天民樓僅次於‘Topkapi’(土耳其托普卡比博物館)和‘Ardebi’(伊朗阿德比爾清真寺),屬全球第三位。

        0fIjBhaXLC1uC4eWM4hSBuushw9MDK5ELymE60pK.jpg

        葛士翹在研究青花瓷 圖片來自許禮平所著《舊日風雲》

        說起天民樓第一代主人葛士翹,他是一位非常有魄力的人。葛士翹先生乃民國時期的文化界人士,同時亦是商界與收藏界之傳奇人物。抗戰時期,靠寫文章、編報紙為生,在商界取得傲人成績,天有不測風雲,一場火災使葛士翹樓財兩空。

        50年代初,葛士翹先生赴香港發展,東山再起,他在香港做過很多生意,紡紗、成衣……到六十年代末做家電,創立康大電業,靠製造電吹風機迅速累積財富。賺到錢之後,葛士翹先生開始收藏,因為香港當時沒有拍賣行,在集古齋、博雅、中藝等,買了不少書畫,此次香港蘇富比中國書畫專場特設天民樓專題(拍品lot1418-1436),主要是張大千、傅抱石、溥儒、齊白石的作品。當時買的很多東西都是大陸工藝品進出口公司拿出來賺外匯的,不過,大名頭古畫很多是複製品,交了不少學費。

        PAKLqTVD1Ah4F8HS4hGsXH2NNwu4RNoi8CKJ5gsO.jpg

        葛師科

        葛師科今天所得的瓷器精品,大多是他父親於七十至八十年代買入,我們為什麼有今天的收藏,不是想要就有,要等機會。那段時期,華光航運創辦人趙從衍,與大古董商仇炎之和著名收藏家葉義等,都把心愛藏品拍賣。其中,趙從衍因為船公司負債幾近破產,迫於無奈兩度把心愛古董割愛,此舉取得銀行信任,維持借貸,讓船王度過難關。大藏家之間的買賣,除了時機,還包含了眼光與修養;時機過了就要等,“現在有些人很有錢,但沒有東西,沒我們當年好買”。

        3jNaa8s2uu5yGpp8qvXQDHmn6ISgAo0wGW33sCe0.jpg

        天民樓藏 明永樂至宣德初期 青花海水騰龍紋小罐

        估價:800萬 - 1200萬港幣

        香港蘇富比2019春拍“天民樓藏御瓷選萃”將於2019年4月3日呈現(蘇富比提供圖片)

        來源:

        傳仇焱之收藏(1910-1980年)

        趙從衍收藏(1912-1999年)

        香港蘇富比1987年5月19日,編號227

        展覽:

        《中國青花瓷器》,香港東方陶瓷學會,香港大會堂/香港博物美術館,1975年,編號16

        《趙從衍家族基金會珍藏明清瓷器展覽圖錄》,香港藝術館,香港,1978年,編號13

        《天民樓藏瓷》,香港藝術館,香港,1987年,編號18

        《天民樓青花瓷器展覽》,鴻禧美術館,台北,1992年,編號34

        這次香港蘇富比春拍的青花海水騰龍紋小罐,便是“香港船王”趙從衍 (1912-1999)所藏。當時,朱湯生(Julian Thompson,1941-2011,蘇富比傳奇人物)斷定是永樂年制,天民樓圖錄亦依循此說。陶瓷鑒定權威之首 – 耿寶昌先生在1993年出版的著作中,則把此器定為宣德之物。

        隨著藏品的不斷增加,葛士翹越來越希望將自己多年的收藏辦一個展覽,出一本書。1982年,葛師科來香港探親,聽到父親的心愿,再考慮到父親年邁,公司事務繁忙,同時自己也對文物藝術品感興趣,便欣然答應了。葛師科從零開始,1982~1987年,在籌備展覽這五年,幾乎整日埋首家中,潛心研究。每天,仔細地捧出一件件瓷器,小心翼翼地拍照、丈量尺寸,編寫目錄,多方查找資料編寫展品資料,瓷器鑒賞水平日益精進。八十年代以後,葛士翹參加了求知雅集、之後更參加了資深收藏團體敏求精舍,葛氏父子倆都曾擔任過敏求精舍主席。這些團體定期搞展覽,邀請業內專家做講座,分享最新研究成果,葛氏父子在這個過程中收穫不少。

        gvxJodaLIrFsurtpZHy1NXkNkHhFaqdh5AuiSXCe.jpg

        葛士翹先生、葛師科先生為藏品做的檔案卡片

        “至今我都很懷念那段清閑又充實的日子,有充裕的時間,享受自己的興趣。白天在家裡整理和研究藏品,晚上去香港藝術館和參加中大校外課程練習繪畫,禮拜天背了畫具跟隨畫友到郊外寫生,時不時地還有作品在香港美術會展出。父親在忙完公司的事後,也幫我一起整理,見我有這方面基礎和愛好,便勸我留在香港協助他從事陶瓷及藝術品的收藏和研究。”

        ——葛師科

        q95Jf9CcI8ZbrHyoELvg4hi1XpWxgkL5F7V5hxSX.jpg

        GQO2xk4dQXgcAVjW5nui0d1owUcBLvE8UJBiO0zp.jpg

        葛師科1987年出版的兩冊《天民樓藏瓷》

        由於展會限於時間和地域,在那個信息不發達的時代,展覽圖錄顯得尤為重要。葛氏父子對圖錄要求非常高,香港市政府的圖錄預算不得超過30萬,他們自掏腰包贊助200萬,得以高價聘請當時最先進的日本名攝影師拍攝圖版,採用展開式插圖,用旋轉方法拍攝瓷器,使瓷器上的紋飾如畫卷般地在平面上展開。葛師科1987年出版的兩冊《天民樓藏瓷》,至今大家仍奉之為中國瓷器中的“聖經”。當年香港藝術館一起編撰圖錄的朋友,後來都成為了香港各大博物館的館長。”葛師科回憶道。

         
        本文導航:
        • (1) 藏瓷界巨擘「天民樓」首次出貨 帶來哪些秘藏?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列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榮譽認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