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zeomr"><acronym id="zeomr"></acronym></button>

<dd id="zeomr"></dd>
<button id="zeomr"></button>
      1. <progress id="zeomr"></progress>
        <tbody id="zeomr"><track id="zeomr"></track></tbody>
        <em id="zeomr"><tr id="zeomr"></tr></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展會信息 » 正文

        從石濤到八怪:揚州畫壇三百年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4-12  來源:雅昌藝術網  作者:王明亮   瀏覽次數:7005

        核心提示:摘要:石濤開揚州康熙三十一年,揚州商賈集聚、經濟繁榮。正所謂:千門萬戶,紛紛朱翠交輝;三市六街,濟濟衣冠聚集......四方商旅交通,聚富貴榮華之地。這一日,京杭大運河上一客船緩緩駛向揚州古城,船頭立一僧人,此僧窄眼濃眉、面有失意,這是他離開江南三載重回揚州之日。在此之後的數百年間,這位僧人深深影響了整個…

            石濤開揚州

            康熙三十一年,揚州商賈集聚、經濟繁榮。正所謂:千門萬戶,紛紛朱翠交輝;三市六街,濟濟衣冠聚集......四方商旅交通,聚富貴榮華之地。

            這一日,京杭大運河上一客船緩緩駛向揚州古城,船頭立一僧人,此僧窄眼濃眉、面有失意,這是他離開江南三載重回揚州之日。在此之後的數百年間,這位僧人深深影響了整個揚州畫壇,甚至可以說他開闢了揚州畫壇的藝術面貌。

          他是石濤,就是美術史上明末清初那位大名鼎鼎的畫僧。

        QZr4ouQwE2SdnSX0Ux4CmX0Nb3TOb7xVrRhatHfu.jpg

        4MDcIcVxb7szOBL3UfcWeGezgOKCmWQv2zVFGLIO.jpg

             2019年4月3日“揚州書畫三百年特展暨國際學術研討會”在揚州舉行。此次特展面向全球徵集,遴選百餘件揚州畫壇三百年的精品代表作,其中部分為北美世界級大收藏家的藏品,首次在國內展出,第一次系統地展出自清初至民國三百年間揚州畫壇的整體風貌。

        1VwNbLY8rap5z751gX43dUoVQWwfRXIoQ5NU0U9G.jpg

        石濤

            “北漂”的不順成就了“揚漂”后的大成,南歸后的石濤以賣畫為生,以其畢生的繪畫實踐與所學,開闢了揚州畫風。潘天壽先生曾說:石濤的實踐與理論,孕育了揚州人對於文人藝術的審美情致,促成了“揚州八怪”的劃時代輝煌。

        Y5Q5gLDkhpBYYnB26klIlYEryXms4B4C78v6fxYB.jpg

        4J6xHOrQwUA8FL9mi96r5kbKQ2TppgGS0Y5C7FY4.jpg

        kQRN5sp7YwYNtJnebnJe6GQ4ssqUGetMnzK0F82I.jpg

        Ik7w0GtKJjsQFN8BL02gY8zDLziuKdmTgApogsNj.jpg

        展覽現場

           在著名書畫家、書畫鑒賞家、美術史論家蕭平先生看來:從書法上講,石濤對“揚州八怪”所有畫家的書法都有影響;從繪畫上來看,石濤一生不僅遊歷多處名山大川,並且也擅畫山水,直接影響了“揚州八怪”中以山水見善的畫家高翔,其他“八怪”畫家也或多或少受石濤影響。從藝術思想上看,石濤提出的“搜盡奇峰打草稿”、“筆墨當隨時代”等畫論,都對“八怪”產生很大影響。

        tx8kvFb7HIk3INUqwiikX2A1c8XnydCXDk7UDcaf.jpg

        石濤 《杜甫詩意冊》

            自上世紀張大千開始,國內外收藏家們無不極力以收藏石濤為榮。如今,藏有石濤真跡者,全球各私營收藏機構已鳳毛麟角。本次特展展出的《杜甫詩意冊》既有著傳奇的傳承歷史又是石濤最為精彩的代表作之一。

            此《杜甫詩意冊》流傳有序,歷經國民黨元老張群、張學良、香港船王趙從衍舊藏。冊頁錦套由張學良太太趙四小姐手工縫製。張大千、王己遷等書畫大家曾多次臨摹此冊。石濤的山水創作題材對於杜甫詩尤為偏愛,石濤曾說:“偶觀少陵詩,隨意點染八幅,和無聲之韻。”杜甫擅長以景喻事,在詩中多藉以描述江山景色,感懷憂國,杜詩中某些潛在的情緒,觸動了石濤的內心深處,石濤將山川的風、晴、雨、露用墨和色來表現,藉以舒發對古人詩詞的共鳴,畫成此本杜甫詩意冊。《杜甫詩意冊》為石濤寓居揚州時期的扛鼎之作,每一開畫均見石濤不同的創作手法。每開均為精心佳構,是石濤冊頁之精品。

        1p9xvWFtT6mgrREghaFFyyN2pDZclvPfsqvU9e4u.jpg

        石濤 《竹西之圖 》卷

            康熙三十一年,滯留台湾三年之久的石濤回到揚州,開始了他人生與創作的盛期,他多數作品及不少重要創作,幾乎都產生於揚州。《竹西之圖》即是其中一幅。此圖後有石濤自書《廣陵竹枝詞》十二首,從其詩其畫,可知石濤對揚州熟悉的程度,惟其熟悉、熱愛,始能有此詩情畫境,可見此畫當作於定居揚州之後。而詩跋之小楷亦圓厚拙重,已是晚年筆法,其所用號及“大本堂”等印,亦皆晚年之一證。此卷經清乾、嘉時期畫家、收藏家吳克諧及近代畫家黃君璧舊藏,經多次出版與著錄。

        7VYBrbZeonY3ybJvuL0F9bvy47NJymwtjbunZANU.jpg

        石濤 《竹西雅集圖》軸

            “誰知竹西路,歌吹是揚州”,“竹西”一詞對於揚州,是一個具有深厚歷史文化內涵的專有名詞。石濤“漂”到揚州很快便與一眾文人、畫家玩到了一起,文人之間雅集賦詩自不會少。此卷便是石濤與王覺士、吳退齋、黃燕思等友人雅集之隙所作,秀朗淋漓,著墨不多而煙雲滿幅。此卷後由著名收藏家關友聲先生舊藏,美國滌硯草堂遞藏。

        ngnuFzDf4gOI03p3G9gPV3t5wcac3ZCRGtaca6NL.jpg

        7vZMi4SAEX6mUYdDNqUrJkP4FhPVvas774W70vv6.jpg

        OiZMjAm3P9zLEEULB8Lvp5vGTpK6183QXTF9jr29.jpg

        揚州畫派盛世——揚州八怪的時代

            無論何時提及揚州的藝術,“揚州八怪”總會被提及,儼然已是揚州文化名片。“揚州八怪”並非八人而是清康熙中期至乾隆末年活躍於揚州地區的一批風格相近的書畫家總稱,美術史上也常稱其為“揚州畫派”。

            明清時期政府把鹽業壟斷管理機構兩淮鹽運史和兩淮鹽運御史設在揚州,使揚州成為全國最大的食鹽集散地。這樣一樣,全國各地鹽商匯聚於此,富人商賈滿地走,金主活躍的地方藝術產業也就顯得發達。眾多北漂無望的畫家紛紛漂到揚州以賣畫為生,這些畫家當中有一批人生活清苦,卻又清高狂放,書畫往往成為抒發心胸志向。美術史上往往稱他們為“揚州畫派”其實,說“畫派”顯得刻意,因為這些畫家最大的相同點就是各不相同。

        hTlOtOh7emTtFVCpT7rMJi0TTI9stNjcJTXKDSBf.jpg

        陳撰《墨梅冊》

            陳撰台湾人,但因其常遊走與江淮間,併流寓揚州,遂歸為“揚州八怪”畫家群體之一員。作為揚州八怪一員,他不以賣畫為生,作品多以小尺幅為主。可能因為不靠賣畫討生活,所以他的繪畫顯得自由輕鬆,構圖也隨意簡率,講求作品趣味性,“墨戲”為主。

         

        5Z7dtYpX9UPgb9fmImDQUYhWtlvbN4ka62vqR9WS.jpg

        華喦《花鳥》

            “華喦是‘八怪’中間非常重要的人物,他工匠出生,人物、山水、畫鳥、草蟲走獸無所不能。華喦最了不起的地方在於他能把動物最生動的瞬間觀察到並表現出來。他用‘綿里裹針’的筆法畫出最精妙的作品。”蕭平這樣評價華喦。當我們將視角推遠,縱觀美術史。“揚州八怪”的畫家當中對後世影響最大的非華喦莫屬,比如后“八怪”時代名家王素、魏畹等都師從華喦。

         

        swPx692A92uM97pRtOJfrBSmzlIdu4s2zLsRrI3g.jpg

        鄭板橋 行書《滿庭芳》

            提及揚州畫壇便有“八怪”之名,而“八怪”的門面擔當自然是鄭板橋。在揚州八怪之中,唯鄭板橋俗名最大。傳奇故事在坊間廣為流傳,惟姑蘇唐寅可與之媲美。鄭板橋自創“六分半”書法,雖然早年為了考取功名不得不習“正統”書體,但自他辭官之後便解放天性。看他的書法,篆、隸、草、行、楷皆具,變化多端。此作為目前可見最大之鄭板橋書法作品,經多次出版展覽。本幅作品中字與字,行與行之間,參差錯落,肥瘦相間,疏密有致,氣象萬千,猶如銀河珠瑚瀉池,氣勢俱貫。通篇極盡變化,但並不失法度,無怪乎人們要說他是“下筆別自成一家,書畫不願常人誇,頹唐偃仰各有態,常人盡笑板橋怪”。

        MXfa6pRDGrGDdmhF61RuDG4XlpCw5j8QkXG2gGjE.jpg

        鄭板橋《蘭竹圖》

            相比與書法,板橋之竹名氣更盛。此幅《蘭竹圖》中,竹之高低錯落,濃淡枯榮,點染揮毫,無不精妙。以重墨草書之筆,盡寫蘭之爛漫天性,花葉一筆點畫,畫花朵如蝴蝶紛飛,筆法洒脫秀逸,十分有趣,取法石濤而又有所創新。縱觀此幅《蘭竹圖》構圖奇險,不拘一格,竹子高聳入雲,他筆下的蘭花,生機蓬勃,意趣橫生。

        GuDrl74gZPl8zdEh78pFTCXLmubYpOPu2csw0gNl.jpg

        金農《桃花溪畔》

            若以書法之怪論,金農之名不在鄭燮之下。金農所創漆書,把字的點畫破圓為方,橫粗直細,似用漆帚刷成。揚州八怪中的另一位羅聘是他的弟子。康熙、乾隆時代的書法界正是“帖學”一統天下。 金農和鄭燮等人卓然樹起叛逆的大旗,成為清代書道中興的領風騷者。金農的書法藝術以古樸渾厚見勝,有“求拙為妍”的藝術特點。

        mb9YQhjcQEAr19OZWaJirge07T5BjMdtLKjzHv0q.jpg

        羅聘《柳燕圖》

            羅聘揚州八怪最年輕的畫家,為金農“詩弟子”。羅聘繪畫如華喦一般全能,所作《鬼趣圖》更是震動京師。這件《柳燕圖》繪出燕子的三種不同姿態,往來穿梭於柳間。

         

        GOqeanBavcO4rBGhy91bJX6I51Ozm4GYvZGw4br1.jpg

        Rr9UP89W5HXkcu2jrcF0DEPElDXHrVM9B6hvncHj.jpg

        CKo4NtNs1qvR80IXChlOyO1eST9VQGram4MqRrGH.jpg

            嘉慶四年(公元1799年)羅聘在拮据中去世,隨著羅聘的故去“揚州八怪”的時代也隨之落幕,當然揚州八怪不僅僅本文所列舉的幾位,在美術史中還有多位畫家:黃慎、李鱓、李方膺、汪士慎、高翔、阮元、華岩、閔貞、高鳳翰、李勉、邊壽民、楊法均在八怪之列。

            后“八怪”時代,揚州藝壇依然活躍。石庄、方華、王素、魏小眠諸家登上歷史舞台,又續揚州畫派。

        Yc9QjHhn2eVYojZ3kyw21yxd7FTz7KzL7gyc90HO.jpg

        DuYzQpGQ7pZUlswybMazc0TyJKtSwIfbaY25MzLE.jpg

        眾生喧嘩的揚州——八怪之外別有洞天

            就如前文所說,揚州畫壇的活躍得益於富庶的鹽商,而鹽商中既有徽商又有晉商,這麼多金主們喜好又不相同,有人喜歡正統筆墨,有人喜歡野逸山水,有人喜歡二王遺風,有人崇尚金石趣味。因為特殊的供求關係,除了石濤與“揚州八怪”之外,他們生活在相同時代甚至稍晚的後代的一批畫壇名家同樣在揚州這片自由包容的土地上立足紮根,賣畫為生。因為他們的存在,揚州畫壇變的豐富起來,更似“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vBag6KZrea3BNwmZLBqDs5QJnKNFfj7pLEwzFcRR.jpg

        査士標《青山楊柳圖》

            査士標乃新安畫派名家,隨著徽商在揚州勢力的增大,對新安畫派繪畫的需求增加,在這樣的背景下査士標移居揚州。査士標的繪畫取法元四大家之一的倪雲林,畫面以寥寥數筆勾勒山石變化。

        fWU4MG26sJzsa9UxlyjUhciDAOJEgWjsJ8h1LcfF.jpg

        蕭晨《九老圖》

            蕭晨善以宋院體方式入畫,繪畫多精工檢具文人氣息。這件《九老圖》人物神態各異、動作各異,作者以唐李公麟鐵線描的方式勾勒人物線條。

         

        ZsyjnbPBThQocxgIlo2RPf8twvkpjIB1ELFi6twp.jpg

        B4vnbN6wgAqBCxftVzRAKxCfVKBYFgd3GiSrn05k.jpg

        禹之鼎《臨蒼雲山人天台仙跡圖》

            禹之鼎擅肖像畫,他為眾多名仕繪製肖像如:為曹寅畫《棟亭圖》,曹寅即曹雪芹先人;為陳廷敬畫《燕居課兒圖》;為朱昆田畫《胡波吹笛圖像》卷為朱彝尊畫《小長蘆釣魚師圖》;為高士奇畫《江村南歸圖》卷。

        HHXyu60NKMfS0ftIsqKcFyYnhxAe2HLC3kSB11mb.jpg

        倪璨《青山紅樹》

            倪璨,嘉慶時期揚州名家,以小青綠山水見長。

        48irYjOWbQYa13TLL365T95K0sfuJnE55gxyV332.jpg

        張賜寧《擬北苑山水》

        GCAplR7NI9dTA0Z5FUsKHBbsvdbiUacNRD2fnLpv.jpg

        張賜寧《擬北苑山水》(局部)

            張賜寧的山水取法“小四王”之王宸,所以顯得渾厚。張賜寧比羅聘小十歲,初游京師與羅聘齊名。他的花鳥尤受後世追捧,吳昌碩在多件作品題款中寫到“仿十三峰草堂”,可見其對海派藝術影響之深。

         

        CO7hPIr52YLe9thPRSofCqnoEUJJAApg7P1STFeS.jpg

        方華《歲寒三友》

        xpamKhzEKKN64VsLUbthMTgnjboK2CDKnrUMoYX4.jpg

        方華《歲寒三友》(局部)

            方華嘉慶時期揚州畫僧,該幅作品筆法傳承華喦。三分之一畫面處巧妙布局松、竹、梅,畫面上部長款。方華作品本就罕見,該件作品用筆、題款均細緻、認真,更為難得。

        oxg1zNx9WLLTTVInln8Sa2GJs20FYhfxlNlKcVQd.jpg

        伊秉綬 行書

         

        EN7DKJjE9AIbXOGQstFvgVxs8nqhdCNFE7u583GA.jpg

            伊秉綬 吉祥

            伊秉綬的書法充滿創造性,作品《吉祥》他將隸書寫的極為充實、富有裝飾性。他的書法特點是將篆書、隸書、草書結合而形成自己的書法風格,各種書體夾雜在一起自然而生動,耐人尋味。蕭平先生說:“從書法的角度而言,鄭板橋的‘六分半’還有些許生硬,而伊秉綬的書法更加嫻熟,爐火純青。

        97HLmXxx1fMU06na3AhShqguBuyLu9AvhPQSbko2.jpg

            “禹之鼎的肖像寫真,可謂獨步天下無敵手;蕭晨之作在宋代院體的矩矱中隱含著文人的精蘊 ;王雲和李寅開劈了界畫山水樓閣的新風,方有了“二袁”的碩果;顛道人的縱橫恣肆與顧符稹的細入毫髮,形成著有趣的對照。即在清末,揚州畫壇還出了追尋石濤筆墨的虞蟾與全能大匠陳崇光,他們皆曾是太平天國壁畫的主力;僧虛谷與倪墨耕,更直接介入了海上畫派,影響了“八怪”之後的一大畫派的崛起。”蕭平先生這樣形容三百年間揚州豐富的繪畫創作生態。

        M2slXXGEb2iyqrd4DXVwWGL2hoUpYItSdeJOfQff.jpg

        NtwosBSd7Fc88iNuNKgqlxdM3RE29756kgdwhPAy.jpg

        cXOq5A9IhaBUE2YjwCH2f2DHSKKNyGmPal4leGQS.jpg

            古城揚州除了迷人的風景,更吸引世人注目的是燦爛的歷史和人文。揚州畫壇近三百年間名家輩出,是中國美術史上輝煌的一頁。這次展覽的作品集中展示“揚州八怪”作品的同時,還展出清初畫壇巨匠石濤,以及查士標、李寅、蕭晨、禹之鼎、袁江、袁耀等直至清末民國的揚州名家作品,全面而完整地對清代揚州繪畫史的發展脈絡進行梳理和發掘,意義深遠。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列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榮譽認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