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izkxn"><acronym id="izkxn"></acronym></button>

<dd id="izkxn"></dd>
<button id="izkxn"></button>
      1. <progress id="izkxn"></progress>
        <tbody id="izkxn"><track id="izkxn"></track></tbody>
        <em id="izkxn"><tr id="izkxn"></tr></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藝術焦點 » 正文

        琴嘎:「游牧」的現實關乎你我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7-19  來源:雅昌藝術網  瀏覽次數:6697

        核心提示:摘要:「我生在阿拉善,小的時候可以無憂無慮的騎馬、騎駱駝,想去哪裡就去哪裡,現在不行了,不能隨意的穿行,牧民們將自己的牧場用圍欄圍起來,我突然覺得這是一個問題,但是不是一個普遍的問題,需要走走看看,後來發現確實是一個問題,牧民們在固定的區域生活,有電也可以上網,甚至家裡面家電齊全,並不是說牧民不需要這些東…

         imFQTJlCdDmPCZ0RU9kphat9E5uNYa7tLuwvYpwt.jpg

        展覽現場

        2019年7月13日,琴嘎同名個展《琴嘎》在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台湾第一空間開幕,作為藝術家琴嘎近十年最重要的個展,呈現了《去往何處》、《信仰》和《圍欄計劃》三件作品。琴嘎的創作從雕塑出發,涉及影像、行為、社會調查、機構組織等多種媒介,展現藝術家對游牧這一文化哲學及其構成世界方式的特殊思考,以及對現代社會中邊界和主權議題的討論。

        此次展覽,琴嘎準備了差不多快一年的時間,如何把自己十年的思考呈現出來,是個很複雜的歷程,在唐人藝術空間的三個展廳中,琴嘎用三件作品呈現了三種現實:信仰的現實,日常的現實和草原的日常生活。

        對於琴嘎來說,生活改變著一切的東西,今天的城市化、全球化席捲著世界的每個角落。琴嘎常說:“不要覺著和自己沒有關係,我們都身在其中。”

        TG6pHNUpxVtSFKuruTCzo6jm0QNOVPHXBl4yJPzl.jpg

        展覽現場

        hPyj4Ef4gMzHW5PWWAfvWeqnOTLGjUdILe88d4hx.jpg

        展覽現場

        TdXEq0zqDyiTRt6zZIKL27sLiobGzhU0KcaGTR9X.jpg

        展覽現場

        另外一方面,他覺著今天的藝術應該討論一些這樣的問題,那就是深入到生活的一線,在切膚之痛中進行創作,在對話當中尋求新的語言和方式,而不是從文本到文本。

        雅昌藝術網:首先請您談談此次展覽,作為您近十年來最重要的一次個展,您想要呈現的是什麼?

        琴嘎:此次展覽可以看做是一種回溯,從2008年到現在這十年,我開始走入“游牧的現實”。之前作品包含有游牧文化的元素、歷史,這十年我覺得藝術應該放到現實當中,現實對我來說有切膚之痛。之前所謂的學院藝術、前衛藝術或者是觀念藝術,停留在一種形而上的層面,很多是一種“想象”,我覺得不夠有力。把生命放在巨變的現實當中,可能產生或者激活藝術語言的生命力。展覽是我十年思考的完整呈現,展示了《去往何處》、《信仰》和《圍欄計劃》三件作品。這十年,我工作方法的改變,沒有預設什麼,然後去尋找素材,在草原行走,我看到了很多荒誕的東西,很多人看完展覽之後認為我變化很大,其實對我來說沒有變化。我只是開始進入到具體的現實之中,就像作品“去往何處”,展覽是我思考的呈現,還沒有結果。

        1jQn3S884fiarGXIyTPSeD50RVNj2O31Xgsltx4M.jpg

        展覽現場

        rGui8SjuasPNJVBdHfH7dzBld1vxAi82zFyamxHU.jpg

        展覽現場

        雅昌藝術網:您似乎很少舉辦個展?

        琴嘎:展覽少是因為,展覽要把個人的很多體驗、表達,放在公眾空間,要跟大家對話,或者碰撞、交流、討論,如果沒有處理好的話,展示出來是無效的。就像這次展覽最大的作品“去往何處”,把整個展覽穿起來,呈現了今天的草原或者游牧的現實處境。

        雅昌藝術網:您講到2008年之後開始轉向“游牧的現實主義”,為什麼?

        琴嘎:我從小在牧區長大,上學進入縣城,然後又來到台湾,這種經歷就像是游牧,也與年齡有關,沒事的時候我願意走走看看,藝術應該在現實中,可能某個點對我來說是一個痛點,會刺激我,這時候我會有表達的慾望,不像以前在工作室里苦思冥想,那個階段,我在2008年之後就斬斷了,突然非常厭倦。

        雅昌藝術網:為什麼會對游牧這一話題感興趣?

        琴嘎:比如放假了,說去草原,很多時候對草原是一個浪漫的想象,是一種被消費的狀態。這裡邊飽含著現實處境的艱難和殘酷性,這點往往被人所忽略,我想把問題揭示出來,它關乎傳說、歷史、政治、地理,雖然很複雜,一言難盡。不管是作品還是展覽,我想要搭建一個對話的通道。

        Cv0LwoMR7nlavTbBt51VDhpmkigIu7FgCA1ggzQB.jpg

        去往何處 wher Are You Going 大理石雕塑、沙子、風機、鏡面、攝像頭等,Marble sculpture, sand, fan, mirrors, and lenses 尺寸可變,Dimensions variable 2019

        WlBmunnqQ3yZxDBB2of8ueqjr8T6uGLCuUltGush.jpg

        去往何處 wher Are You Going 大理石雕塑、沙子、風機、鏡面、攝像頭等,Marble sculpture, sand, fan, mirrors, and lenses 尺寸可變,Dimensions variable 2019

        ZE3jYIWpgF6ZLfA03lkcrfkklLunqvFpQCBE9Cg7.jpg

        去往何處 wher Are You Going 大理石雕塑、沙子、風機、鏡面、攝像頭等,Marble sculpture, sand, fan, mirrors, and lenses 尺寸可變,Dimensions variable 2019

        雅昌藝術網:此次展覽中您呈現了《去往何處》、《信仰》和《圍欄計劃》三件作品,能否談談這三件作品?

        琴嘎:首先講《圍欄計劃》,2014年,我意識到草原的問題,於是就做了一些走訪、考察,對我的觸動非常大,牧民們的經歷看似很普通,其實跟整個社會的變化息息相關,在走訪過程中,發現生態的破壞非常嚴重,有的牧民已經意識到這種危害,但又無能為力,因為不僅僅有現實的圍欄,人與人之間也有圍欄。

        現在的草原有點像內地的農村,我展廳裡面展示的圍欄就是牧民家的圍欄,過去的草原是沒有邊界的,但是現在把草原分配給牧民,就像是土地承包一樣,牧民就把自己的土地用圍欄圈起來,想要從這裡通過的話,就要繞著走,牛羊也是這樣,游牧變成了“定牧”,社會秩序改變了自然,雖然有牧民意識到問題,他們聯合拆掉圍欄,進行區域性合作,但這裡也產生很多問題。

        大自然是很神奇的,草原是很薄的一層植被,下面就是黃沙,所以是很脆弱的。在展廳裡面我放了三個視頻,另外兩個是日常當中的一瞬,一個是牲畜在飲水,這裡面包含著叢林法則,它們之間有協調,有忍讓,誰厲害誰先喝,萬物之中含著秩序和規則。

        很多人對游牧的理解是逐水草而居,感覺是一種流浪,在我看來不是這樣的,流浪是被動的接受,但游牧是一種主動的選擇,而且是動態的變化,處在過程當中。這也是我覺得是比較迷人的地方,所以可以看到,我的作品“去往何處”中的雕塑一直是未完成狀態,也是處在不斷的變化當中。

        8tefhsHO2bxt2XGlC2z7GpUcooOMhOXEy2ta6B0M.jpg

        圍欄計劃 Grassland Fence Project視頻、照片、噴繪牆紙、鐵絲網等,Videos, pictures, painted wallpaper, and wire 尺寸可變,Dimensions variable 2019

        gcLHlD65iG9hIAWa0lCBqmGZZ8662pnwddCaSqdD.jpg

        圍欄計劃 Grassland Fence Project視頻、照片、噴繪牆紙、鐵絲網等,Videos, pictures, painted wallpaper, and wire 尺寸可變,Dimensions variable 2019

        雅昌藝術網:在作品《去往何處》中,看到還有工人在現場雕刻?

        琴嘎:由於施工限制,還有些作品沒有做完,於是就直接在展廳當中進行創作,他們是曲陽的農民,二十多年前我去過那裡,雖然現在他們住上了樓房,開上了汽車,建立起了鄉鎮企業,但他們的內核還是很農村的,與二十多年前沒有多大變化,所以牧民也好,農民也好,雖然之前他們是對立的關係,但在當下大的全球化、城市化野蠻擴張威脅之下,面對的問題是一樣的。回溯歷史會發現,一直處在衝突、戰爭,今天的世界我說:“今日之世界無法想象。”其實我有意他這種關係放在一起。

        雅昌藝術網:您的這種創作方式非常有意思,深入到生活的一線。

        琴嘎:有人說你的創作是人類學的方式,在我看來,當代藝術應該有更多的可能性,今天的世界非常的複雜,如何與它產生連接,是需要嘗試和努力的。就像雕塑,過去我覺得很簡單,現在發現挺不好做的,其實是沒有結果。它就是在運動、變換當中,人類學也好,地理學也好,與藝術發生關係是挺好的事,過去太單一。我覺得雕塑跟游牧有某些相似之處,是動態的,應該處在現實的運動當中,這是我比較感興趣的。

        z3Afdtv2Nq3yB9g13FgYAo97kyJq7QHDjV4EfDls.jpg

        信仰 Belief 鍛銅鍍銀吊燈、酥油,Silver-plated cast copper hanging lamp and butter 尺寸可變,Dimensions variable 2019

        雅昌藝術網:《信仰》是一件具象雕塑?

        琴嘎:其實就是過去的一個日常的燈,它掉下來,忽亮忽暗的,跟現實有一個對應。

        雅昌藝術網:造型像是一個鹿角?

        琴嘎:像鹿角,蒙古最早從山地狩獵走向草原的,是從封閉走向開放的,草原的一部分人過著想城市裡面人一樣便利的生活,也有一部分選擇非常簡單的生活,我經常想過一種簡單的生活,我們說自由的思想,我認為它是游牧的精神。

        雅昌藝術網:對於近十年當代藝術的發展您是如何看待的?

        琴嘎:當代藝術我覺得比較單一,從文本到文本,有時候就會撞車,缺乏個人極端性的創作。個人極端性在我看來就是對生命力的感受,對生活的切膚之痛,才可能觸動公共性的東西,要不然做展覽幹嘛。游牧文化裡面非常重要的思想遺產就是包容和開放。大家都是泛泛而談,沒有具體的生命體驗,所以就會覺得似曾相識,跟誰的都差不多,我覺得抽象對應的是個體現實,泛泛而談就是不疼不癢,我相信每個個體都連接著整體,如果沒連上,就是屬於不夠具體。

        我覺得藝術應該多從現實之中、生活之中去發現、吸收營養,要不然會越來越無趣,變成一種語言的遊戲,為藝術而藝術。只有處在現實之中,你才知道你是誰,要幹什麼,要往哪兒去。

        e9cBj3Ju9zcSdzhYQXuH1n9oIbymE1ylYTaw8zo9.JPG

        琴嘎個展相關信息:

        策展人:崔燦燦

        展覽時間:2019-07-13 - 2019-08-28

        展覽機構:當代唐人藝術中心-第一空間 

        開放時間:周二至周日11:00 - 17:30 (11月 - 4月),11:00 - 18:30 (5月 - 10月)

        展覽地址:台湾市朝陽區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D06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列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榮譽認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