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mnwtx"><acronym id="mnwtx"></acronym></button>

<dd id="mnwtx"></dd>
<button id="mnwtx"></button>
      1. <progress id="mnwtx"></progress>
        <tbody id="mnwtx"><track id="mnwtx"></track></tbody>
        <em id="mnwtx"><tr id="mnwtx"></tr></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藝術焦點 » 正文

        公共藝術需要具備「解題」意識、設計思維和匿名性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6-10-21  來源:藝術國際  作者:道法自然  瀏覽次數:240

        核心提示:在各種公共藝術紛紛揚揚,甚至什麼都可以與「公共藝術」扯上關係的今天,我們喜嘆終於邁入了公共藝術時代,卻又掙扎於對公共藝術概念界定的泥̨。那麼,不如換個角度,著力去剖析公共藝術應具備什麼樣的品格和功用,以此為標準再去篩選、梳理和評定形形色色的公共藝術,可能會使我們的思路更加清澈,豐富了公共藝術理論研究的同時,也有益於公共藝術的實景建設。



        在各種公共藝術紛紛揚揚,甚至什麼都可以與“公共藝術”扯上關係的今天,我們喜嘆終於邁入了公共藝術時代,卻又掙扎於對公共藝術概念界定的泥̨。那麼,不如換個角度,著力去剖析公共藝術應具備什麼樣的品格和功用,以此為標準再去篩選、梳理和評定形形色色的公共藝術,可能會使我們的思路更加清澈,豐富了公共藝術理論研究的同時,也有益於公共藝術的實景建設。

        一、緣起

        之所以強調公共藝術必須要具備“解題”意識,需要從公共藝術的歷史和初衷說起。公共藝術經歷了幾個階段,每一個階段都受制於各自複雜的背景併產生不同的觀念,這種客觀的多維理念的存在和大量貌似無對錯之分的中性理解,當然也影響了人們對其概念的認知,並製造了諸多重疊的冤案。這是因為缺乏公共藝術歷史觀和專業探索,要麼思維僵化,要麼混淆了階段性。首先是藝術的殿堂化到公共化,這個階段的公共藝術的物質形態是雕塑和壁畫為主打,屬性就是物化的實體的造型藝術,可以說幾乎所有室外陳列的裝飾藝術品都可以稱之為公共藝術,這也是公共藝術的“質樸期”,從六十年代萌芽期一直到九十年代;第二個階段,隨著當代藝術對公共空間領域的侵襲,觀念、行為、新媒體等藝術樣態一方面被部分藝術家和學者口頭的納入到公共藝術範疇,另一方面又被動的被各種歷史活動、公眾解讀推入了公共藝術的領域內,這個階段在今日依然延續,稱之為“宏觀期”,當然,此中沒有褒貶和批判,一切都是歷史的造就;再后,隨著當代藝術本身的嬗變,社會對當代藝術的智力糾察,宏觀型公共藝術弊端的凸顯,公眾社會對公共藝術的不滿足,以及新思想新技術的發展,公共藝術不可能永遠混沌和仰人鼻息下去,公共藝術的概念與定位逐漸走向了清晰化。這種清晰化,是歷史責任的體現,不能再是純粹視覺形式的點綴,也不是無序與無限的當代藝術公共化,而是開始理性化,強調了福祉性、集約性、可持續性和未來視野。

        可見,公共藝術的血脈和基因決定了公共藝術不是無病呻吟,也不是彰顯私性,一件公共藝術作品的存立是要解決某個現實生活中的美學問題的,也就是說要具備功能性。誠然,功能性的理解是多維的,但是新時代的公共藝術顯然不能繼續苟且於上世紀的襁褓之中,必須要對當下的城市化進程和公共空間精神生活抱持敏感,產生拔高作用和具備建設性意義,應該突破點綴式的藩籬,放棄粗放型模式,強調一種更具針對性的,文化前瞻性的,更匹配時代文明水平的美學表達,急民所需,急物所用,恰到好處,不糜不奢,這與王洪義的“公民為先”和汪大偉的“地方重塑”理念有共通之處。從這個層面講,成功的、優秀的公共藝術也必然具備“破題”的效果。公共藝術的歷史初衷、存在意義、價值母體和演變基范相混合,將“解題”職責封入了公共藝術的骨髓。

        二、內涵

        具體到“解題”意識,指的是,一個社區或區域如果要添置一件公共藝術品,必須是有靶向的,有的放矢的,解碼的,集約的,並非可有可無的,是要解決一個活生生的社區難題的,這個難題可以是生活功能層面,也可以是審美層面。由此,公共藝術的外在呈現形態可以多樣化,比如可以是設施化,可以是臨時性的,可以是行動感的,可以是景觀與雕塑設計的結合體,可以是多媒體與聲光電。總之,使作品真正具備在地性,從生命形態上契入了社區結構,不可隨便複製與移植,讓“非此地不可,非此地不同”的理想成為現實,真正的落地生根,造福地域,且避免了作品成為權利工具的嫌疑指控。

        由此引申,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所有給社區生活帶來不便的,審美擁堵的,產生負面效應的“公共藝術”都不是好的公共藝術甚至是偽公共藝術,所有受到爭議的公共藝術品都不應該納入公共藝術的範疇,所有具備了“解題”意識但是沒有取得“破題”效應的公共藝術也難以匹配公共藝術這個稱呼,所有上述作品的藝術家都不是真正的職業的公共藝術家。歷史和實踐證明,好的作品甫一推出就會受到歡迎,職業的公共藝術家不會罔顧公眾呼聲而固持己見。我們不否認優秀作品獲得社會承認會有時間差延遲,但是更不能從大數據中拎出個別案例作為辯駁的借口,如果作品受到了排斥與抵制,藝術家必須要自查和自省,公共藝術是服務於時代的,不是服務於教科書的。畢竟,公共藝術的天職是生產美好與和諧,是塑造集體認同感、歸屬感和締造福祉,公共藝術的題材和手法可以是沉重的,但輸出的效應一定是愉悅的,積極的,正能量的。孫振華認為公共藝術與當代藝術在內核上具備相通性,公共藝術也要具備當代藝術的責任和義務,可以將公共藝術作為推動和改良社會權利的文化學手段,強調批判性與實驗性。[]筆者認為這綁架了公共藝術的初旨和能量。在其位,謀其職,什麼樣的職命做什麼樣的貢獻,指望公共藝術或公共互動的方式去促進民智覺醒,推動制度與社會意識大環境的進步不是不可能,但筆者認為這隻屬於副產品,公共藝術的主要功能還是服務、有益、便捷於當下的社區生活。我們歡迎用政治學、社會學、人類學等方法介入公共藝術研究,但是不能綁架公共藝術的旨歸。

        如果我們承認公共藝術的概念隨時代而流變,承認公共藝術應該為所處的時代服務,那麼就應該審視當下的精神需求和現實陰霾,那麼當下的公共藝術顯然需要具備“解題”的意識和“破題”的效應。當前的客觀情景是太多可有可無的藝術點綴物充斥於我們的都市空間,瀕臨為視覺垃圾,城市空間藝術同質化嚴重,數量粗放,質量粗暴,精神產品品質與物質經濟發展不相匹配,此中固然有制度體系的環境和現實權益糾纏的各種因素作祟,但從業團隊學術水準和自省意識的匱乏也是深刻的客觀現實,如果罔顧現實情境中的社會藩籬和公民精神吶喊,也就忽視了大量的珍貴題材和浪費了藝術語言開拓的沃土。

        “解題”意識實際上又意味著“設計思維”。學者Peter Rowe 在1987年出版的《設計思維》一書中首次使用了這個辭彙,“設計思維”的具體涵義是:一是積極改變世界的信念體系;二是一套如何進行創新探索的方法論系統,包含了觸發創意的方法。設計思維以人們生活品質的持續提高為目標,依據文化的方式與方法開展創意設計與實踐,作為一種思維的方式,它被普遍認為具有綜合處理能力的性質,能夠理解問題產生的背景,能夠催生洞察力及解決方法,並能夠理性地分析和找出最合適的解決方案。[]這與公共藝術的目的、流程和理念是相符的,且設計思維已經被引申為一種系統工程和策略工具,諳合當今創新引領的時代趨勢。當下太多公共藝術項目都是交給雕塑家甚至當代藝術家來做,最終作品必然缺乏設計感。設計思維與設計轉化顯然是需要職業修鍊的,並非純感性產物。“設計思維是一種方法論,用於為尋求未來改進結果的問題或事件提供實用和富有創造性的解決方案。在這方面,它是一種以解決方案為基礎的,或者說以解決方案為導向的思維形式,它不是從某個問題入手,而是從目標或者是要達成的成果著手,然後,通過對當前和未來的關注,同時探索問題中的各項參數變數及解決方案。這種類型的思維方式最經常思考發生在已成型的環境中,這種環境也稱為人工環境 。”[]顯然,這與當代藝術創作的主觀發散路徑是相逆的,是方法論層面的悖離。但這種逆向推導的方式與“解題”意識是完全契合的,並與公共藝術的在地性、創作方式和旨歸相偶合,證明了設計思維與公共藝術是天然的聯姻。

        問題性意味著設計思維,設計思維意味著服務,服務意味著匿名性。所有的彰顯和標榜都是可疑的,公共藝術應該有意識的降低明星標識和抹掉作者標籤,讓觀眾真正的、無拘束的享受美學福利,而不在景仰和崇拜層面上分散精力。我們提倡的綜合性的、解題性的公共藝術狀態正是因為有別於傳統的點綴式和單體式,所以也不太適合加印和凸顯作者身份,其藝術與設計語言也有別於傳統的象徵和紀念性。這一切因子的有機組合,都助益於出現職業的公共藝術家和純化公共藝術領域。此中有幾個矛盾需要理清:首先,“解題”意識、設計思維和匿名性不意味著藝術家或設計師放棄個人風格,而是更尊重創作規律,更激發創意思維,更鼓勵精英式的引領,最終的成果需要創作方的自覺嚴苛和人文關懷意識,也需要審批方尊重地方訴求和抱持嚴謹姿態;其次,正是因為傳統的紀念性和象徵性藝術語言在公共藝術領域日漸式微,強調綜合跨界手段的應用對藝術家和設計師既是機遇又是挑戰,但是紀念性與象徵性作為文化現象,本身沒有過時;第三,雖然提倡設計思維和“解題”意識,但公共藝術絕對不能與公共設施、產品設計和景觀設計等混為一談,是在不排除實用性功能基礎上的藝術表達,而非純實用目的的設計作品。

        三、意義

        如果我們將“解題”意識、設計思維和匿名性整合為一個概念或系統,如果這個概念得以貫徹,無論在理論探索還是實景建設層面都會產生連綿的意義:

        (一)當下公共藝術頻頻製造輿論焦點,多以“奇葩”和“醜陋”之評落人口實。上述概念從根源上突破弊病,“解題”,而非“樹題”。此中固然涉及到公共藝術歷來的難點和盲點(迎合與引領的點值分配,標準界定,曲高和寡,少數與多數等),並不是每個公民都會認可這份“審美福利”,但是從“解題”意識出發的公共藝術應該會大大的緩解和減少衝突事件。

        (二)提供方法論依據和開拓創作思路,逼迫藝術家實實在在的做功課,杜絕創作慣性和想當然所以然的高高在上的慵懶與優越感。“解題”意識和設計思維似乎為創作領域打開了一條門徑,絕對不是簡陋的服務與迎合,恰恰相反,它鼓勵和激發精英創作,是方法論的革新,以逆向方式,迫使精彩創意井噴,正能量綿延不絕。

        (三)改良了公共藝術的美譽度和社會認知度,篩除了糟粕和渣滓,挽救了公共藝術的社會口碑,提升了社會參與度和文化影響力,且預示了一個清晰的指向——從“解題”和“終點”出發的公共藝術系統如果得以施展會開拓出嶄新的天地!公共藝術前景不可估量。

        (四)消融了藝術與設計的邊界,融匯了各層面智慧精華,鏈接了諸多領域與學科,諳合了當前通識為人類造福的趨勢,最終助益於優化公共藝術領域的專業性和質量。

        (五)實打實的具體改善公共藝術機制,如審議、評價、建設以及後期等各個環節。將資金投入和各方力量緊緻的凝結起來,又有力和有彈性的釋放發揮出去,使公共藝術真正落地生根,造福社區。尤其是公共藝術動輒涉及到大型項目,經常面臨利益撈取的嫌疑指控,機制與流程上的梳理和刷新,意義深遠。

        (六)因地制宜,物盡其用,以人為本,優質耐品,真正的輸出正能量,致力於具體問題的改善和空間美學的提升,帶動整個社區和區域空間的人文與經濟活力,最終締造出多層面的連鎖性積極意義。

        總之,凝聚成拳,才可能出擊有力,公共藝術應該具備一些自身的屬性、標準與品格,用自己的方式去發揮和行使職命。這不是強調分野和孤立,恰恰是為了醒目與團結。“解題”意識、設計思維和匿名性並不是一個遞進的關係,而是公共藝術性格的集體表徵,具備共同的初衷——如何不辜負這個時代?如何公共大同?如何以藝術之名做到最好?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列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榮譽認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