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senzh"><acronym id="senzh"></acronym></button>

<dd id="senzh"></dd>
<button id="senzh"></button>
      1. <progress id="senzh"></progress>
        <tbody id="senzh"><track id="senzh"></track></tbody>
        <em id="senzh"><tr id="senzh"></tr></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藝術焦點 » 正文

        如何讓00后愛上中國傳統文化?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8-06  來源:雅昌藝術網  瀏覽次數:3769

        核心提示:摘要:近日,王赫辦了藝術家生涯的第一次個展,展覽主題取名「時光機」。王赫2008年進入故宮博物院,開始從事古代書畫複製工作,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古書畫臨摹複製技藝傳承團隊的一員。在此期間,他大量接觸中國傳統繪畫作品,對傳統工筆重彩繪畫進行了系統學習與研究,從而形成了以絹本設色為主要表現方式的作品面…

         FgL5Q3AUuC60tZwaBSiGFCBfnauHyoBegbf6NYK1.jpg

        近日,王赫辦了藝術家生涯的第一次個展,展覽主題取名“時光機”。

        王赫2008年進入故宮博物院,開始從事古代書畫複製工作,成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古書畫臨摹複製技藝傳承團隊的一員。在此期間,他大量接觸中國傳統繪畫作品,對傳統工筆重彩繪畫進行了系統學習與研究,從而形成了以絹本設色為主要表現方式的作品面貌。

        K5vII0yxw0wKLkAp0QrHKIu1EM3GFq8FGhSvlzSl.jpg

        王赫

        有感於當代人們對傳統中國繪畫的陌生與隔膜,2014年開始在微博“古書畫複製人王赫”上發表系列作品。他堅持使用傳統的繪畫方式,將現代敘事與傳統工筆相結合,創作出一系列頗受關注的作品。這些作品促使觀者以一個年輕的、當代的視角去觀看解讀中國傳統的繪畫藝術。在完成作品表達的同時,拉近了傳統繪畫樣式與當代觀眾之間的距離。

        DdRBRfjCog9BKnGYMiY6T1sn7l99oWFNejNiu9sm.jpg

        王赫作品 藍胖子之高山流水

        zou8dl3TJXZL6wxcTYMnTSALmvQutCPHDRfFGY8y.jpg

        王赫作品 藍胖子之縮小燈 絹本設色 70×70cm

        作為故宮博物院的古書畫複製師,每天在中國繪畫傳統經典中神遊,但他也是一名擁有專業產品設計背景的80后,藍胖子、聖鬥士、七龍珠、是他們這一代人共同的記憶。王赫就是從這裡開始了自己別有趣味的創作,這讓他在網路上擁有了大批“粉絲”喜愛的作品。其中最為人熟悉的就是穿越到唐宋、明清古畫中歷險的“藍胖子”系列作品。可以說,他用“藍胖子”這個廣為流傳的童年記憶符號,給觀者進入古畫的欣賞打開了一道任意門。

        ldPb3Ok38SMQvWODoa6sDwXTbDdgqpJ5xkNVY6VN.jpg

        0N7r6TWGqbqgEJY7R41SbGfNlf8xas0oQ3bbKMyo.jpg

        王赫個展對談活動現場

        配合個展,王赫拉來了同事劉思麟和老同學王非,舉辦了場對談,對談題目為“三台時間機器”。王赫驚奇的發現,原來身邊的朋友雖然從事不同的工作,擁有不同的愛好,但業餘時間的“愛好”竟然都和時間和空間有關,或者說他們的作品都跟“穿越”有關。他們都是80、90年代成長起來的,有著共同的關注主題,而他們的作品都極具時代和個人特色,又從不同視覺藝術從業者的角度有著不同的詮釋,打破了藝術的時空邊界,打開了觀者的一個想象力和創造力。

        mKMFXkDBDzrlldlGTOqsNl27e0WF8GnEuGW4vtA3.jpeg

        劉思麟

        我是nobody,但是我無處不在

        曾有豆瓣編輯們圍著一張女孩與張愛玲、李香蘭的合影討論這個陌生姑娘的“真實性”,直到在網路世界里找到藝術家劉思麟才終止。

        VY9HIoxQrwi7Ex2XCgmxlGoECAidLPj7XoCWPT17.jpg

        劉思麟與張愛玲、李香蘭

        在宋美齡身邊指點江山,和瑪麗蓮·夢露一起拗造型,對著黛安娜王妃翻白眼……在這些以假亂真的歷史老照片里,出現了同一張面孔,她是90后藝術家劉思麟。劉思麟的正經工作是藝術家王赫的同事,她在故宮修文物,王赫在故宮負責古畫複製。

        ozKD0lzZQCNnpru4fO0dL312aUG95vgY9oUrcPAi.jpg

        劉思麟與宋美齡

        劉思麟從小就有一個當明星的夢想,所以她也在努力,但是卻未能實現。有一天她發現,像愛因斯坦、夢露、黛安娜王妃以及國內的宋美齡、張愛玲等都在國人心中有一種特殊的文化符號,也是歷史明星,她說:“通過做這些作品,我才逐漸了解我所成長的這個時代,名人能影響整個社會,我也變成一個符號,被大家認識。”

        snstIcGItan0PSYYHgmLNgfCN9C3lhqGDApjG5nm.jpg

        劉思麟與黛安娜

        白天在故宮修文物,業餘搞藝術創作。她先是角色扮演、自拍,再把自己的形象融入二十世紀的名人肖像照,好像在跟巨星合影,她的作品《無處不在》獲獎之後曾在不同的國家進行展出,尤其是當她把這些“以假亂真”的照片放在網上之後,更是讓她出了名,人們都在問:這個女孩是誰?

        這讓她很開心,“一個圖像里發生的行為,可能會真的打通某些東西。”也突然意識到圖像回到互聯網應該是這些作品最好的歸宿。

        A4K8VBshBct0uE59kwwGyn3UlDrfCNTM9iFAYEQ6.jpg

        劉思麟與夢露

        “這些真實的圖片都來源於網路,在‘篡改’后返還到網路,假的照片和真的照片一起被平等的傳播。‘CelineLiu’(劉思麟)在網路世界成為一個時隱時現的符號。”

        創作與生活的界限並非大眾認為的那麼清楚。她經常以玩的態度做一些事情,出來的結果被一些人定義為“作品”,但也有人站出來說“你做的這些,我也能做,為什麼你的能被稱為作品,而我的不能。”

        CPKLUNV3u8eM79yNcULJDSC9kegydmmTQ9yDSbr1.jpg

        劉思麟與夢畢加索

        對此,她不給出答案,同時也很高興她做的事情正是大眾能做的。“我沒有定義它是我的作品,它從來都是我的生活,我沒有創作把它當作工作去做。”

        “我把自己當作一種傳播介質,試探和演繹當今圖像的多舛命運而又無處不在:I am everywher。”劉思麟說。

        Js21uw0Ok0A0OUPGaqkYCRblpf4ZkUds4F33Aunh.jpg

        燕王wf

        “燕王WF”,在網路上遇上傳統文化

        王赫的另一個高中同學王非(燕王wf)同樣熱衷於各種“穿越”。這位燕王,是一名動畫工作者兼職插畫師、繪本作家,曾出版了近年來為人所熟悉的《明朝正德年間的囧人囧事》、《喵王府的生活》、《盂蘭變》插圖版、《唐代穿越指南》、《唐代定居指南》等等作品。

        XKyIFA3E9ipyGAEbMddiCbcrNwalENGeABY4LHhF.jpeg

        4CrOLNeGNodrxh7mX8a2RZrpafA3aqkaO3zA46OS.jpeg

        燕王wf作品

        王非最初在以“燕王WF”為名的微博上,發布一系列他畫的唐代小人兒。王非大學讀的是戲曲學院的舞美系的動畫班,但那時他對於戲曲基本上沒什麼興趣,反倒是畢業之後,乃至到今天,他對戲曲興趣漸濃,也開始聽聽京劇什麼的。這和他這幾年個人的興趣重心逐漸轉到中國傳統服飾文化方面有關,也和他在網路上結交的朋友圈子有關。

        0RisreTIrp6gHdMQUHR0gkNuMIBQfIA6eKB6dIYb.jpeg

        燕王wf作品

        2012年以來,他在以“燕王WF”為名的微博上,發布一系列他畫的唐代小人兒。之所以這麼叫,是因為他把這些古人都畫成卡通化形象,頭身比例是小娃娃,表情眼神很萌,約略有日本動漫的味道,但是整個線條處理又更像中國古代畫。而且不要當它是裝飾性的圖畫,每幅圖上都端端正正地寫明什麼時代、什麼人物什麼場合的衣飾,例如這張就寫明:“皇后鞠衣 初唐時期(推定圖),形象考證:揚眉劍舞,繪圖:燕王WF。”另附文字註明:皇后鞠衣,黃羅為之,其蔽膝、大帶及衣革帶、韈、舄隨衣色;余與褘衣同,唯無翟。

        5Zkz4BKHWxUrPckikOn3gDxmIeYmx3YtbsNqs2Ph.jpeg

        燕王wf作品

        其實他自己以前畫古代人物,可能也是更重視技法上線條的處理,重點並沒放在考據的功夫,結果一到論壇里,畫錯了自有板磚橫飛,鞭策你不敢隨便下筆。說來也巧,當年王非的大學同學共20人里,入職后真正干動畫的就他一個。不過在工作幾年之後,他的本職工作也不是畫畫,現在他拿起畫筆,除了幫朋友給時尚雜誌畫畫插圖、大美人這類臨時性的“任務”以外,他投入熱情和精力最多的,就是畫這類探究古代服飾文化的畫兒了,這些,純粹是興趣使然。

        abxtp7hnlufSXqz89nQJQkUTtdYJzywfayxM30za.jpg

        燕王wf作品

        王非身邊的朋友小圈子裡,比如給影視劇“穿錯衣服”的現象挑錯這回事兒。有幾個典型形象因為以訛傳訛,就成為公認的形象了。比如清宮戲,皇帝總是穿著一身黃,其實那身禮服只有重大典禮才穿,一年也穿不了幾次。再如最愛出錯的,就數楊貴妃的造型,也不知道最開始是誰設計的,大家先入為主,拜幾部古裝片所賜,這樣流傳下來,公認那個頭頂一朵大牡丹花,對襟衣,披著紗的形象,就是楊貴妃。“唐代有簪花的,但沒有簪那麼大朵的花的,也沒有那麼高的髮髻,那個樣子,更應該是五代南唐時候的造型。”

        6yVsDEaUcPOtG1vwk4hJBkNbk3A5l5uRgyrB29sp.jpg

        LRZJ4p5wa9v87LQYiVM3laMLPuRIuVe2LRzKT18b.jpg

        燕王wf作品

        “中國至今沒有國家級的服飾史博物館,研究的專家學者也寥寥無幾。有些古裝劇穿得就是一團亂,簡直得喊‘珍愛歷史,遠離影視’了。觀眾看影視劇時可能也無所謂,就看個樂子唄,那麼較真幹嘛?但是每個人出發點不同,我們這麼看劇,這麼挑刺,也是個樂兒,能夠各種吐槽,很樂呵。”

        uB4dyRQhFxz1nXD0QhXFFDilXmQ0qDdvcGr6z4rX.jpeg

        SYJifmhMTF9XtHzeox2HhD1YFa7lvB1WSdnh5VHc.jpeg

         

        燕王wf 微信、qq表情包作品

        或許每一張“杜甫很忙”的課本塗鴉背後,都有一個愛畫成狂、想象力豐富的孩子。如今以繪畫為生的王非就曾經是個這樣的孩子,中學時代的他據說豈止讓杜甫、李白很忙,連羅伯斯庇爾都能被他改成一隻雞。結果調皮的孩子當上了繪本作家,而且專畫細節嚴謹的歷史服飾漫畫。調皮的孩子還會開歷史人物的玩笑,但對歷史細節的精準把握,還真令很多號稱熱愛歷史的人汗顏。

        MHx8EXNih04q6SH3y3KA1w3HsxIHbFxvSRshsKkT.jpg

        劉思麟學習攝影藝術卻進入故宮從事修復工作,王赫大學主修產品設計卻在故宮擔當古畫複製工作,王非大學主修動畫,如今從事了和傳統文化休戚相關的插畫工作。截然不同方向的三個人卻在各自的藝術創作不約而同進行了穿越,抵達傳統與歷史的方舟。這種“穿越”動作天生自帶親近感,把觀眾輕易地拉到傳統和歷史文化的現場,重新審視和熟悉傳統。

        他們三位,都好似左手導演著穿越劇,右手輸出傳統、歷史文化,誰說傳統文化對年輕人沒吸引力?這些80后、90后正以自己的方式向更多的年輕那裡輸送和傳遞。

         

        對談:三位“不務正業”者的藝術堅持

         

        clLxR5TqucNrnW02N1kGZ54WTXPTy39vWCZHPLaq.jpg

        劉思麟

        劉思麟:沒有想過自己堅持的東西是什麼,就是順著自己的興趣一直在做。當所有人知道你的時候,在創作的過程當中自己所獲得的樂趣,和我今天把照片拿出來跟大家分享所得到的樂趣是不一樣的樂趣。因為在創作過程當中,你的折磨,想象,糾結,技術如何實現,你所想象的那些東西的過程其實是非常快樂的,所以這個是能讓你堅持下去的東西。還有一種堅持是一種對自我要求的堅持,我不是說我只能做一個純粹的藝術家,只能拍照或者是什麼,但是那種堅持是回歸到本身,我是一個做視覺的藝術家,無論我的作品怎麼玩,玩飛了也好,但是我保證視覺上要符合我自己的要求,當然要有能和大家溝通的橋樑。每個藝術家都有對自己所使用語言的一種執著。其實最後呈現的結果可能是什麼樣的東西我們想象不到的,觀眾也想不到,自己也想不到,但是不管呈現出什麼結果,原因只有一個,對你的語言有一種特別較勁的過程。

        雖然我做自我介紹不敢稱我是攝影師,但是我的專業一直在學攝影。在這些年學習的過程當中始終夢魘一般困擾我的問題到底什麼是攝影?我必須自己得到一個答案,有一個自己專屬的理解,才知道該如何進行下去,所有的這些作品都是基於你對你自己所使用的這門技藝的一種探索。我的作品有一種可能大家覺得比較幽默甚至是很草根的一種精神,誰都可以是你,可以代表任何一個人,任何人都可以是你,這是因為我基於我對攝影的一點理解。我可以分享給大家,我覺得攝影是一個特別民主化的藝術表達工具,像今天所有的人都可以拍照,攝影結合現在網路時代,給我們很多所有人平等的機會去表達、去創造,我現在所做的,包括接下來想做的東西,就是我理解的攝影精神,這是我的一種堅持。

        tRJcx2s6ucZifgeng2bgxxXS3xExaEU0dYot3E8H.jpg

        燕王 王非

        王非:物質的歷史當中我比較關注服裝史,服裝史我們有一群朋友平時經常分享,但是有一些東西屬於可遇不可求的東西,有一些東西我們也從來沒有想到會不會有實物出現,就在前幾年隋煬帝的墓有這方面的出土,這個對於我和我的小夥伴們來說是特別的快樂,終於見到活物,或者是終於跟文獻上能對上,以及不太理解像之前花序都可以用得上,這是一種特別快樂的東西,一直堅持下去。第二也是關於服飾,牽涉到服裝劇造型的問題,因為之前古裝劇造型蠻差的,但是最近幾年包括我還有一些朋友,有一些劇組想做一些拓撲的考證,整體向一種非常好的方向發展,這是另外一種堅持。

        OeE2Aju9eFMGojLFM5eHjHKaBTZSAMxXsUVWWxnm.jpg

        王赫

        王赫:其實我覺得創作裡面所堅持的東西,一方面我堅持所謂的現代敘事,現代人能夠得懂、讀懂東西,是我一直想儘可能融入到傳統繪畫樣式當中的。相應另外的堅持是在堅持古典繪畫的一個方式,我這次展覽裡邊絕大多數都是絹本繪畫,然後今天有朋友問為什麼全是絹本繪畫?因為有一個時代性,比如說宋代的繪畫,甚至更早一點的唐代繪畫,更多繪畫材料是絹,而不是大家熟悉的宣紙,因為造紙相對絹晚一些。繪畫方式、繪畫材料上是在儘可能堅持傳統的方式。雖然這種堅持是要付出一些代價,比如說畫一張畫我有想法直接就畫了,但是我堅持得準備這個材料,比如這個絹採購回來以後需要進行自己的加工,根據畫面進行染色,對它進行礬制,所謂用膠礬生絹變成熟絹的過程,這些東西都是非常費時費力,還要參考當時的一個氣候,像台湾這種天氣就是春秋兩季相對做這樣方便一些,冬天濕度太小,絹乾的很快,經常留印子,夏天潮得幾乎老不幹,有時候要看天時地利。至於材料上很多基本上是沿用傳統的礦物質顏料,不像現在日常從畫材店買的管一樣,擠出來兌點兒水我就用,實際上沒有這麼方便。大多數現在買回來以後還會做二次加工進行研磨,根據自己的要求進行研磨,研磨以後自己往裡加膠,這種繪畫方式類似於中國繪畫一個大的傳統。比如敦煌這種傳統,大量使用青綠顏色,使用這種方式意味著沒有辦法取巧,畫不快,每張作品可能要花費更多的心力,這件事是值得堅持的,我自己在這方面從來沒有說犧牲過對繪畫本身這方面的堅持。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列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榮譽認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