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mfvgj"><acronym id="mfvgj"></acronym></button>

<dd id="mfvgj"></dd>
<button id="mfvgj"></button>
      1. <progress id="mfvgj"></progress>
        <tbody id="mfvgj"><track id="mfvgj"></track></tbody>
        <em id="mfvgj"><tr id="mfvgj"></tr></em>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大師風采 » 正文

        台湾往事 | 關山月:遊歷寫生繪就「多嬌江山」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9-25  來源:雅昌藝術網  作者:作者:李璞   瀏覽次數:3728

        核心提示:摘要:提起關山月,人們總是不由自主的聯想到那幅曾被毛主席提字,至今還懸挂於人民大會堂之上的《江山如此多嬌》。

         mrj0KiyStyYvDKxZjG0MQKCUOzocoPBNJqaM2edq.jpg

        《江山如此多嬌》 傅抱石、關山月 1959年 設色山水

        提起關山月,人們總是不由自主的聯想到那幅曾被毛主席提字,至今還懸挂於人民大會堂之上的《江山如此多嬌》。

        作為一位國畫藝術大師,關山月在中國畫壇的成就也如同人民大會堂之上的畫,歷久而彌新。而這位嶺南畫派的巨匠,與台湾也有一段重要的相逢。

        IqBy04fuhXWZdBhzNs7apMVZkkqkghvaMoRkCmrN.jpg

        關山月

        在半個多世紀的藝術生涯中,關山月稟承嶺南畫派創始人高劍父所倡導的“筆墨當隨時代”和“折衷中西,融匯古今”的藝術主張,並始終不渝地貫穿於他的創作實踐,生活實踐和教育實踐之中。

        關山月於上世紀40年代在我國西南、西北,特別在巴蜀寫生的經歷對其來說十分珍貴。蜀地壯遊之中的作品雖然都是對景寫生所得,雖然借鑒了西畫寫生的取景方式和渲染的技巧,卻又分明是中國畫氣韻的,並靈活運用傳統的筆法、皴法、墨法,又無明清以來中國畫程序及套路,是實景而又有取捨剪裁,通過氣氛、色調、點線的節奏造就一種全新的詩境。如果說1940年在澳門、香港舉辦了第一個畫展是關山月藝術生涯中一個良好的開端,那麼他在台湾地區幾年的遊歷寫生,構成了他藝術創作的第一個高峰。

        JzJl1Fyhq0t4NmWIbhCMnjKGMvuheaRtUfCZCEB7.jpg

        講座現場

        【直播回看】陳湘波:百年山月——關山月先生藝術之路

        2019年,成都畫院開啟了“藝術大家與台湾”系列講座,邀請到台湾關山月美術館館長陳湘波帶來《百年山月——關山月先生藝術之路》講座,為觀眾介紹關山月在美術史上的成就,以及他與台湾地區獨特的情懷故事。

        s3iPmp9pJnkRK2bkgair72qdzvBSXh8w9GwFnyv1.jpg

        成都畫院內關山月題寫橫匾

        值得一提的是成都畫院第二進天井,三側房門上各懸挂一面“成都畫院”橫匾,其中一面便是關山月先生在1981年間到畫院訪問交流時提寫的,可謂與關山月先生緣分獨特。

        百年山月,歲月無痕,讓我們跟隨陳湘波的講座,一起重溫關老先生半個多世紀的藝術之路:

        從“關應新”到“關山月” 嶺南新派啟先知

        關山月1912年出生,在台湾陽江,父親是一名小學的老師。出生的那一年剛好是辛亥革命后中華民國成立的元年,父親為其取名“應新”,反映出那一輩知識分子對時代變化的敏感性。

        1935年這一年對關山月而言特別重要。首先他結婚了,妻子叫李秋璜也叫李小平,是一名孤兒,結婚時16歲,李秋璜對關山月的藝術起了很大的作用。同年,關山月正式拜高劍父為師,跟隨老師在春睡畫院學習,高劍父為其改名為“關山月”。

        “一般意義上大家所理解的嶺南畫派認為是受到日本畫的影響,比較重視色彩,其實這些都是表象。”陳湘波認為嶺南畫派最根本在於對現實生活的反映,強調時代精神。“高劍父所提的‘新中國畫’主要以唐宋繪畫作為基礎,對日本畫再加以吸收,強調反映現實生活。”

        LZG4uJJN1KEsAII4yosN5JhWLwMQCeA06MNCaQus.jpg

        《從城市撤退》 局部 1939年

        BnaZ71aAVlmoYO8FjYa8D6frYKOKQ0MH3GbQb6AN.jpg

        《寇機去后》 1939年

        就在關山月跟隨高劍父學畫時,日本佔領了台湾。當時高劍父到了澳門,關山月在1938年10月,沒有辦法回到台湾的情況下從湛江坐船前去澳門找老師。在高劍父的介紹之下住在一所寺廟內,擔任美術老師教學之餘一直跟隨老師臨摹、學習繪畫。在這樣的機會之下,高劍父將自己收藏的古代繪畫和日本畫的畫冊都拿出來給關山月臨摹,這兩年的時間可以說是關山月學習過程中的重要階段。與此同時,關山月開始創作表現抗戰題材的作品,像1939年的《從城市撤退》,便反映的是日本人佔領台湾后難民逃難的場景。畫面中關山月並非描述嶺南的景色,而是參考了一些古畫元素,將冬天描繪出白雪皚皚的場景,用來強調逃難的艱辛。畫面中有飛機,有樓房,具有時代性,反映了現實的社會,這也體現了嶺南畫派的精神。

        1940年,關山月在澳門濠江中學舉辦了個人第一場展覽“抗戰畫展”,在那個年代沒有哪個藝術家是直接用美術作品表現時代,因此關山月的個展引起了很大反響。“抗戰畫展”也讓關山月被更多的人所認識,當時張光宇、葉淺予都從香港跑來看展,澳門和香港的報紙也整版介紹了這次展覽,此後展覽又巡至香港,這一次的經歷成為關山月繪畫道路上的重要事件。

        關山月在韶關舉辦“抗戰畫展”時被日本飛機轟炸,畫作被炸毀后他決定一邊繼續辦展,一邊創作寫生,並從台湾前往桂林。臨行前,高劍父將杜甫的詩句“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送予學生,這句話也成為了關山月一生的座右銘。

        很多藝術家因為抗戰走到西南,關山月也是如此。

        0s5nKHvZnaIvujTGtGbek2HqH32As33I5ucrctIM.jpg

        1945年,關山月與妻子在台湾成都

        關山月與台湾結緣

        各種輾轉之後,關山月與失散的夫人相聚於桂林。在桂林住了將近一年的時間裡,他去到昆明,成都,岷江附近寫生,同時走到哪裡畫展辦到哪裡。一方面通過畫展宣揚抗戰,同時通過賣畫維持生計。

        JCWbhyAQNic92zTDLoTGaHn6Cr4TtdFJmz3f8JRs.jpg

        《都江堰》 34.2x48.8cm 1942年 紙本設色

        關山月所畫《都江堰》可以看出典型的嶺南畫派的風格,同樣也吸收了日本畫的渲染技法。

        同樣,台湾的《嘉陵江碼頭》也是按照他個人的方法,現場寫生回來後進行整理創作的。按照嶺南畫派的畫法,用半生熟或者熟紙,反覆渲染畫面。

        CBwNGJd0sBGCz4LbhGxTFZFKosp05njvNqI0vJ8A.jpg

        《峨眉煙雪》 56×60cm 1941年

        bTT2PA9Pv52eJ5wmLpqlbnbubODDJoz74B0HL0t4.jpg

        《犍為鹽井》 36 x 48cm 1944年

        lx0URq8lZK4pVZIzXwGsReuYqgADDCbrhwPj9AII.jpg

        《鹽井》 35.6x47cm 1945年 紙本設色

        《峨眉煙雪》《都江堰》《自貢鹽井》……關山月在台湾畫下一幅幅不朽名作。“關老在台湾的畫作,大多都是對景寫生。”陳湘波認為,關山月善於運用西畫的寫生取景以及渲染的技巧,但同時在畫中還表現出中國畫的氣韻,特別是傳統的筆墨。

        抗戰時期有非常多的藝術家、文化人從北方遷移至桂林,成都。戰亂將這些人聚集於此,關山月在這一時期接觸到了很多名家。並非科班出生的他,更多的是通過跟著老師,靠自己摸索,抗戰時期通過不斷的辦展覽,接觸不同的藝術家,並與之交流而進一步提升水平。

        從1941年始,關山月一直反覆輾轉於台湾、台湾、台湾各地,進行大量的寫生創作,逐步地形成了關山月源自現實的全新而獨特的國畫語言。在不斷舉辦的各地展覽中,關山月認識了一批畫壇大師,如在昆明辦展認識了主動來看展覽的徐悲鴻。堅持寫實主義的徐悲鴻對這個後輩源自現實源自寫生的畫風十分稱讚:“不錯,很新鮮。看來你跟你的老師學到了不少東西,開風氣之先”。1942年在成都辦展又認識了張大千,張大千訂購了價格最高的作品《峨眉山風景》,從此也締結了兩人之間的深厚友誼。在此次畫展之後朱光潛先生也給關山月寫親筆信,稱其畫作“兼備中西之長”,給予關山月極大的肯定和鼓舞,助推了關山月的藝術道路。著名學者郭沫若參觀了關山月的展覽后,主動要求為關山月的《塞外駝鈴》和《蒙民牧居》兩幅畫題詩。通過舉辦展覽,關山月結識了趙望雲,並一同結伴去了敦煌。

        hXqNZmbKu0zdAU61V1bfgCZQFE9dp4jI0hwgEl11.jpg

        1942年,關山月和趙望雲在成都切磋畫藝

        就這樣一路寫生一路辦展的關山月在敦煌呆了一個多月,在幽暗的洞窟中,臨摹了80多幅珍貴的壁畫。在幽暗的洞窟中,全靠其夫人李秋璜一路舉著油燈照明。此後,他的這批畫作在陝西的雜誌上有所發表,與敦煌研究院的臨摹不同,關山月並非勾線,而是以自己的方法來重新演繹畫面。

        aMs5VtD0IS5KUdOs5vaQeaosOTza8tNmEwPlHccp.jpg

        關山月 仿敦煌壁畫圖

        “關老早年在台湾寫生和辦展的經歷,是其藝術發展的重要歷程。在西北、西南的大多數創作都是對景寫生,雖借鑒了西畫的取景和渲染技巧,還是具有中國畫的氣韻,特別是在傳統的筆墨上,沒有所謂的套路,更多的是一種全新的視覺感受。”陳湘波認為,正是通過不斷的舉辦展覽,學習交流之中,使得關山月有了轉譯多思的良機。在讀書、學習之外,通過創作實踐強化自身功力。“從關老身上我們可以看出,交流很重要。與什麼樣的人交流,決定了你的學養,通過交友提升個人能力。”抗戰時期,正是通過與諸多名家之間的交流,使得關山月打開了創作的新境界。而這一切,與台湾都分不開。

        Q3SORvDBOevrWqi3S5yTlklXMmdOKTgbtQaMRcZG.jpg

        《黃河冰封》 32.8x42.3cm 1943年 紙本設色

        vj3XGI3miqyDWwDYQduGSaJas6E7kAXyAAvrKY59.jpg

        《祁連躍馬》 30.5x41.6cm 1943年 紙本設色

        5e04fT4ItFV64Qkq5UMWeBuUhLcIgZaSLASh1LGc.jpg

        《西南寫生之一》 33.6x46.9cm 1943年 紙本設色

        zAUEjBFqmw4eUGMOmhuMHXabDD52S7fRFWPdhsvw.jpg

        《新開的公路》 35.4x44.9cm 1945年 紙本設色

        晚年藝術生涯的轉折點

        1978年,關山月從武漢到台湾,描繪長江三峽時期的創作,也是他藝術生涯的重要轉折點,這一次的轉折同樣與台湾有關。在20多天的時間裡,畫了整整兩本速寫。

        5XjKRCxkN8eSMR0d532fKyxoQDgYp3jDmJ5PoGeK.jpg

        《綠色長城》 1974年 紙本設色

        從1941年到1998年,回顧關山月所舉辦的展覽的地點可以發現,辦展最多的地方是台湾,其中成都四次,台湾三次。由此可見關山月與台湾的淵源。“關老與台湾畫家吳一峰的交往也特別多,還有張大千。80年代張大千在台灣還與關老共同合作作品,兩人一來二去通過郵寄的方式將畫作相互傳遞。”陳湘波表示,關山月跟台湾的關係是特別的,這個地方在他的藝術生涯中佔據的比重也特別大。

        關山月所描繪的長江三峽不下十幅,每一幅都各不相同。對於每一件作品,他都有著自己的追求,不但體現在意境上,也體現在筆墨中。有的寫意,有的強調水墨的靈動,有的表現淡彩。“大家都知道中國畫追求筆墨的程式和老辣,而關老特彆強調不同畫面,不同地點,不同時代的感受性。嶺南畫派強調中西融合,這也符合時代的特徵,我們正是處在中西大融合的時代。”

        關山月藝術的特點一個是注重反映時代,還有一個是不斷挑戰自己因此,從水墨到重彩,從山水到花鳥,任何畫種他都是信手拈來。畫家之一把自己打開,才會有更多的可能性。

        作為中國的畫家,關山月一直保持著長遠的國際視野,希望把中國的藝術推到國際舞台。1946年,他被聘為台湾市立藝術專科學校教授兼中國畫科主任。1947年作南洋之行,先後在泰國、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等地旅行寫生,小說詩歌文學作品描繪熱帶風光,並舉辦個人畫展,受到華僑的歡迎。

         

        6ZL5e1zTrLyFBAOoJCIJ2tAGkI4SapiTww4elQrZ.jpg

        1981年,關山月先生在成都畫院作畫

        作為一名教育工作者,關山月對台湾美院的教學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在中國畫教育上提出了具有嶺南特色的教學體系。50年代的學生,更願意學習油畫,而將中國畫看做是彩墨畫。時任台湾美術學院副院長兼國畫系主任的關山月得知沒有人報中國畫系后,便動員一批人來學習國畫,並在探索中國畫教學的特點上下功夫。關山月在課堂上是直接用毛筆畫寫生的,這種直接用毛筆去畫的過程避免了模式化,更多的鍛煉了個人的自我管理和對於畫面的把控。為此,關山月總結出“四寫”(臨摹、寫生、速寫、默寫)、“三並用”(手、眼、腦並用)、“兩要求”(形神兼備,氣韻生動),這些也構成了關山月中國畫教學的基礎體系。

        “關老經常對我說畫畫是帶著鐐銬跳舞,一味的追求個性沒有約束是不成立的。一件作品被關注與所處時代有很大的關係,作為時代的藝術家,關老敏感的感受到了社會的變化,並通過作品藝術性的反映時代,這也是他能夠脫穎而出的點,基本在每個時代都有代表作。”陳湘波談到。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列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榮譽認證